首页 直播 一份假签名害他欠债140万 买不了机票坐不了高铁

一份假签名害他欠债140万 买不了机票坐不了高铁

浏览:3175 2019-08-26 09:05:37 作者

检察官发现签名可疑,再审后改判

跑法院、请律师、做鉴定……一年多时间里,翁涛除了要花费时间、精力、金钱来证明自己清白,更多的是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字真不是我签的,可是没人相信我,就好像我真是欠钱不还的人,这事让我整宿整宿睡不着觉。”翁涛向承办人诉说着自己的委屈,生怕哪天银行卡上养家糊口的微薄工资就被法院冻结了,莫名成“老赖”让他身心俱疲。

原来2010年下半年,翁涛曾与李某等人合伙以融资租赁的方式从该有限公司购买设备一台,并登记在翁名下。约四五个月后,由于合伙人员太多、利润分薄,翁涛等人经商议决定退出合伙,设备归李某单独所有。随后,李某以儿子的名义与该公司就同一台设备重新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不过,好景不长,受市场低迷、业务下滑的影响,父子俩无法按约支付融资租赁款。2013年12月,父子俩又与该公司签订了回购协议。根据协议,剔除回购款后,两人还需支付租金、罚息、违约金等140余万元。由于涉案设备一直登记在翁涛名下并未变动,前述协议书上“担保人”一栏被他人随意写上了翁涛的名字,而当时他并不在场,且对回购一事毫不知情。

2016年9月至2018年8月间,多名外国女性在塞浦路斯失踪,此后其中多人的尸体被发现。一名塞浦路斯陆军前军官涉嫌其中,已被拘留等待调查。因警方对此案处置不力,塞浦路斯政府饱受批评。

完善设施建设:积极推动交通安全设施的进一步完善建设,逐一及时消除各类隐患,为市民出行营造安全良好的道路通行环境。

2017年12月29日,为官司奔波了一年有余的翁涛前往岳麓区人民检察院申请法律监督,请求检察机关提请抗诉或提出再审检察建议,还自己清白。

Cueva向纽约邮报说道:“我在客厅无意中听到他向Alexa询问一些数学问题,简直不敢相信!你没看到,他还向着音箱说‘谢谢Alexa帮我做作业。’”

长江日报讯(记者夏奕 通讯员王亮)违法停放的车辆堵住消防通道、报废车长期盘踞成为小区内消防隐患,街道工作人员在群中向交警举报,交警核实后迅速清理。长江日报记者29日从汉阳区交通大队了解到,该区为今年全面整治停车秩序出新招:街道工作人员通过微信群举报违停车线索,交警两个月内清理车辆127台次。

在法院,他看到了案件的判决书。判决书上载明,李氏父子在湖南地区的某公司借款购买了一台设备,翁涛是他们的担保人。父子俩无力偿还借款,被该公司起诉,翁涛负有连带责任。由于原审诉讼过程中,法院未能找到翁涛,经公告送达,最后缺席。判决显示翁涛对李氏父子所欠租金、违约金、罚息等共计140余万元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鉴于月球将会作为人类未来太空远征的“补给站”,对其水源水量的发现不但有助于日后进一步了解月球水演化,还将为人类合理利用这些水铺平道路。

郑君桥,男,1963年4月生,汉族,黑龙江林口人,1985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哈尔滨工业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工商管理硕士。

记者注意到,其中师范各专业生均拨款系数均远高于同类非师范专业,文科、理科、体育、艺术师范专业的拨款系数分别是1.5、1.65、2.1、2.25,生均拨款标准分别是15000元、15900元、18600元、19500元。从中可见,艺术师范专业的生均拨款标准已高于除医学以外的所有专业,体育师范专业的生均拨款标准与公安、农林航海专业不相上下。

2018年4月,岳麓区人民检察院在掌握证据、厘清事实的基础之上向法院发出了再审检察建议。2018年10月,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全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检察建议,撤销了翁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判决结果。

翁涛(化名)是岳阳某单位的一名普通职员,平日里上千元的开销都会再三考量,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买不了机票、坐不了高铁,名列“失信者黑名单”,这都源于他莫名背负的140万元债务。

翁涛不服,他先后提出执行异议、申请再审等,但因为提不出新的证据,均未能获得支持。

中国驻釜山总领馆向记者证实,经与韩国警方确认,火灾中无中国公民伤亡。

安居古城景区,两万多个高高挂起的红灯笼,20多组造型各异的龙灯灯组把古城衬托得更加美丽。黄桷门奇彩梦园的花海和精彩绝伦的火龙表演,为广大游客带来了一场丰富的视觉盛宴。

2017年12月29日,这位走投无路的男子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请求检察机关依法提请抗诉或提出再审检察建议。近日,好消息传来,法院作出再审判决,撤销原判。

来源:人民网

本报记者周凌如通讯员瞿玉成长沙报道

勒娜塔

一份蹊跷合同,他背上百万债务

这起案件的核心证据是还款协议上“翁涛”的签字。但在翁涛的记忆中,自己没有签过这份担保书,也从未与李氏父子有过借贷,怎么就欠下了百万债务,还成了“老赖”。

而他由于被纳入“失信者被执行人”名单,出行等方面都受到了限制。

2016年11月,翁涛收到一份执行通知书,要求其向湖南地区某股份有限公司支付140余万元的款项。

2018年1月2日,岳麓区人民检察院受理该案。在审查过程中,承办检察官发现该案涉及的众人“失联”,李氏父子联系不上,该股份有限公司当年签署协议的经办人亦已离职。经多方核查,承办人辗转联系上了李氏父子并组织听证,对证据及事实进行全面核实。同时,针对案件焦点问题——签名,委托专业机构进行笔迹鉴定。经鉴定,还款协议上翁涛的签名确非其本人书写。

五、浓茶

2015年9月,因李氏父子未按协议支付款项,该公司将李氏父子连同翁涛一并起诉到了法院。这才有了最开始的“天降”债务。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杰弗里·伯曼说,美方发现这艘货轮试图向外国买家非法输出煤炭,运回机械装置。这是美国“首次没收一艘违反国际制裁的朝鲜货船”。美方有能力动用一切执法工具探查、慑阻和起诉朝鲜逃避制裁。按照美方官员的说法,扣押朝鲜货轮与朝鲜试射导弹无关。但路透社解读,这显示美国无意就放松制裁作出让步。

长沙楼市“限”字诀

新西兰南岛北部当地政府部门6日说,由于自5日下午发生的山火仍在延续且有失控趋势,塔斯曼区与邻近的纳尔逊区进入紧急状态。

分行业看,三季度环比新增项目数前三位的是市政工程、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交通运输,分别是172个、132个、56个;环比新增投资额前三位是城镇综合开发、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水利建设,分别为1,615亿元、372亿元、305亿元。

郑恺发文称好想放烟花 却被中国消防回复了

至此,真相浮出水面。

“我怎么可能欠人钱,还欠100多万。”莫名摊百万债务,翁涛前往法院查询,才得知自己2015年9月被该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其履行担保责任。

去年6月7日,伊朗议会大厦和已故伊朗最高领袖霍梅尼的陵墓接连遭到恐怖袭击,致至少18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海洋)【新华社微特稿】